星期四, 八月 26, 2010

活在历史中

学者王留全说:

"在历史上,

人们从来都是觉得过去的或者即将到来的历史,

是重大的历史,

而对身处期间的历史之重大却往往浑然不觉。"

星期二, 十二月 15, 2009

香港是发展中国家救贫的仿效蓝本


香港过去是中国南部最重要的金融,贸易枢纽,为中国引进大量外资与商机。史丹佛大学经济学家保罗.罗摩(Paul Romer)以香港为蓝本,提出名为:特许城市”(chartered cities)的全球救贫计划。說服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将无人居住的沿海地带让渡出来,由其他国家或大企业进行投资,发展成出口贸易导向的城市经济区,继而拉动该国持续发展。

(摘自《远见》杂志(2009年11月)pg.61)

<免费>概念下的四种商业模式



美国《Wired》杂志总编缉克里斯.安德森新作《免费》一书中阐述了有关概念的四种商业模式:




(一)交叉补贴
例如大卖场中某些东西大降价,
吸引人潮,去买其他不降价的货品。

(二)三方市场
银行提供免费信用卡服务给刷卡人,
刷卡买了东西,商家再付佣金给银行。

(三)免费增值
运用“5%守则”,也就是20人中只要一人付费增值,
其他19人就可以免费。

(四)非金钱市场
以劳力交换方式聚众,
例如部落格,WIKIPIDIA,提供免费的内容。
“社群媒体”(Social Media) :
You Tube, My Space, Twittter,噗浪等。
安德森在《网客圣经》指出:
“这不是一场科技竞赛,
而是一场关系与诚信的竞争”。

(摘自远见杂志(2009年11月刊,Pg28))

星期一, 十二月 07, 2009

生命模式需要解放






十八世纪英国思想家边沁(Jeremy Bentham)
在他临终前不久,
曾写了一封生日信给朋友的女儿,
信里有这样一段:


尽你的能力去创造所有的幸福快乐;
尽你的能力去解除所有你能解除的不幸;

你每一天都要尽可能对别人的幸福添加一点,
或让别人的不幸减少一点;

如果你在别人的心田
种下一点快乐,
你将会发现这一切
都将在你的心田被收割;

如果你将别人心中的悲哀赶走,
你将会发现在灵魂的圣殿将会开满美丽的安宁和喜悦。”

(摘自天下杂志 18/11~1/12/2009;p28;南方朔专栏)

UNESCO对廿一世纪最需要的人才的见解

十一年前,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召开全球高等教育会议,
与会的教育专家总结,
廿一世纪社会最需要的人才,
是具复杂思考和解决问题能力的人。

趋势专家品克(Daniel Pink)
在《未来等待的人才》中归纳,
未来社会需要的人才,
是能够发掘自我,
有高度感受力和同理心,
能赋予事物意义,
并且擅长团队合作的人。

(摘自天下杂志2009年教育特刊,18/11~1/12/2009)

星期二, 十二月 01, 2009

梅德杰夫对历史伤痕的态度

俄国总统梅德杰夫,
对于为斯大林喊冤的人增多现象,
他在视频博客和电视台上回应:

“我坚信,
任何国家的发展,
它的任何成就,宏图,
都不应当以人的痛苦和损失为代价。

任何东西都不能高于人生命的价值。
任何逼害都没有理由。
决不允许在恢复历史正义的名义下
替消灭自己人民的人平反。”

他还说:
“对民族悲剧的记忆
同对胜利的记忆,
一样神圣。 ”

(摘自亚洲周刊2009年11月15日)

星期四, 十一月 19, 2009

1939 及 1949

昨夜,到谷中城观看欧洲电影展影片~“Katyn”,
影片呈现出1939年的波兰军人及平民,
夹杂在德国纳粹和俄共的动荡年代的遭遇。

最近,阅读龙应台的〈大江大海-1949〉,
文学作品再现中台港的军人与平民,
身处在国共斗争的历史大舞台上的困顿。

通过影视和文字的传播载体,
在人文精神的聚焦下,
被大时代所吞噬的军队和百姓,
不再是一组又一组的伤亡数字。

这成千上万的时代弃婴,
哪怕是最小的个人单位,
都有着挚爱的父母兄弟,伴侣以及孩子,
焦急地在家乡等待至亲“回家”。

每一位侥幸从大时代活下来的见证者,
都有着个别独特的遭遇,
因此也难怪龙应台来马分享创作心情时,
强调在〈大江大海-1949〉内的马英九或萧万长等人,
在故事中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什么大人物来看待,
而只是作为龙应台那一代人的其中一分子而已。

“Katyn”影片中虽折射了许多人物不同的遭遇,
但同样地,这群人物不管身份地位有何差异,
就如一叶航行在风暴下的小舟,
一样摆脱不了时代风浪的吞咽。

从故事内的波兰军队最高统帅,
到最年轻俊俏的骑兵队队长,
在影片中,
没有好莱坞战争片里统帅展现运筹帷幄的舞台,
也没有兰保以一敌十杀敌的英雄气概。

作为战俘,
他们与其他2万名大大小小的军官一样,
只能自求多福。

他们一个个被押上火车,
被送进拥挤的集中营,
最后再从上火车,
辗转间被送上黑车,
走上最后的旅途。

他们,
一个接一个地被推下车,
只来得及作向上苍短促的祷告,
已就地被枪决,然后被抛进事先掘好的大坑,就轮到下一个...

执行任务者手法熟练,
整个流程干净利落,
就像工厂分工般地快速处决了12万精锐的军官。

被处决的将军和勇士们,
逐一地被伏诛;
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
脑袋就被轰了一枪,
接着就被另一组人抛进尸群堆里,
相信这群军人还有最后一刻的思考空间,
一定会为如此窝囊的牺牲感到遗憾。

影片中,书籍里伤亡的人物,
化为一具具的尸体,
被野地的猛兽,
被丛林里轰隆隆的推土机,
不管是在东方或是西方,
全都被集体无声地埋葬焦土内,
无声息地消失在大时代的记忆中。

影片看完后,心情非常沉重。
它让我想起中国战国时代,
秦将白起坑杀40万赵国降兵的悲剧,
想起曾目睹柬国金边的Killing Field,
以及在恶名昭彰的金边死亡监狱中看过的死囚临终前的照片,
那是一幅幅比已超越悲痛的绝望神情的人像照。

这时候,更明白孙子兵法为何将:
“兵者国之大事,死生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”
摆在最显著的位置。

此刻,更能够体会龙应台回答观众时的回复,
她强调还是“和平”最重要!

星期四, 十一月 12, 2009

09地中海俱乐部(一)两件大事

曾听一位法师说,
人生需要处理好的两件大事,
就是:吃饭与睡觉。

是的,人生的许多奋斗与烦恼,
不就是为了料理好这两件事衍生出来吗?

2009年11月9日与总部体育会的会员同事,
前往Cherating地中海俱乐部,
在这三天两夜里,
随心所欲地干这两件大事。

前一个梯次的同事说:
房间小。
也好,房间小,
就躺在泳池边和海边,
享受天为被,地为枕的自在。

由于里边任吃任喝,
在这段时光里,
几乎只要张开口,
就解决了吃与喝的问题。

虽知道,
这份洒脱是有其客观条件。
是体育会支付帐单后,
才有专人提供的贴心服务与丰盛的物资;

但是千年前,
诗人已高歌:
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
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
就既来之,则安之,
短暂地安逸于这片人工的“桃花源”。

星期二, 十月 13, 2009

梦想没有极限

“不论你想做什么,
过程总有许多人告诉你,
那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
但是要成就你想做的事,
你需要的是想象力。

你怀抱梦想,
你仔细计划,
你达成目标。

障碍遍地,
怀疑论者充斥,
犯错难免。

但是凭著苦干,
凭著信念,
凭著信心,
凭著相信你自己

和身边支持你的人,
梦想没有极限。”

美国游泳健将菲尔普斯

(摘自Cheers,09年9月刊)